188金宝搏 188金宝搏 金陵十三钗,双关语的

金陵十三钗,双关语的

原文在:

文/黄大

看了这部媒体宣传到几乎极致的战争电影,感觉不怎么精彩,一直在犹豫是不是写影评,最后还是决定写出来,也算值回票价,呵呵。

《金陵十三钗》沿袭了张艺谋导演电影的一贯套路,炒作、视觉效果、故事欠缺;有新鲜、有感动,没惊喜。

这部电影,保持了张艺谋电影的一贯“水准”,电影的造价越来越高,但电影拍得却越来越差。电影的故事按说本身倒是应该很出彩,但没拍出里面的强烈戏剧冲突;表演除了克里斯蒂安·贝尔扮演的约翰以外,其他人都或多或少地显得有些僵硬和不自然,中国人的塑造有模式化的感觉,不是英雄就是汉奸;战争的场面不是很大,但最重要的,没有拍出里面的让人热血沸腾的“男人味儿”,拍出了《拯救大兵瑞恩》的壳,但却没有拍出那部电影的魂,当年,我可是看完《拯救大兵瑞恩》,被震撼到腿都软了,就像参加了一场真正的战争一样。

电影在两三年前开拍的时候,张艺谋“选十三钗”谋女郎就被炒的火热,这也是张导历来的做法——每次谋女郎都是电影的热门话题,人们会关注,张艺谋的审美是否有了新的变化,谁又将成为他的新宠呢?接下来,当然是,某个女孩一下子成为新一轮的焦点。这次《金陵十三钗》的谋女郎叫啥,我一下想不起来了,但无疑今后肯定火了。

188金宝搏,在这个末世上,我们需要的不是那种让人不疼不痒的,隔靴瘙痒的电影,我们真正需要的是灵魂的被大大摇撼的电影。真正的电影,能让我们面对自己内心最深处,能让我们直面惨淡的人生,能让我们从灭亡之路上惊醒过来,从而生出对那种对大爱的渴求——就像温迪嬷嬷所言:伟大艺术给我们带给我们的感受远远超过愉悦的范畴;它给予我们精神成长的痛苦,它强迫我们进入我们或许不愿遭遇的场景。它不会放任我们滞留在心智和道德的倦怠之中。

电影快放映时,又爆出了各种料,诸如战争场面犹如“拯救大兵瑞恩”,谋女郎和老外有激情戏,张艺谋要凭此片拿下奥斯卡大奖云云。

说实话,这部电影其实有一些有待深入挖掘的主题,比如救赎,比如牺牲,等等。

公映后因为我的刻意回避,怕影响到自己的判断,所以几乎没有去关注影片的评论。总体感觉似乎骂声比他以往的片子少了些,猜想可能跟电影的题材有关,不过有的批评依然很尖刻,譬如说影片表现的是“情色爱国主义”。

这部电影的开始,两个不可能相遇的群体——活泼可爱的教会学校的女学生们与一群历尽人间沧桑妓女们——,由于战乱,相遇在教堂里。自然,由于经历和社会地位的不同,开始她们相互看不起,让我想起了圣经中类似的对比——,法利赛人和税吏,税吏的地位在当时的以色列跟妓女们很相似,也被人看不起,而法利赛人自认是神的正统选民,对于税吏更是鄙视不已。

视觉效果,一直都是张艺谋影片的亮点和卖点。《金陵十三钗》一开始的战争场面让人仿佛身临其中,真实而又残酷。恍惚间故事的背景切换到了二战的欧洲,交战的双方并非国军和日本侵略者,而是盟军与德军;如果把演员换成外国人,绝对没有人相信电影拍的是在抗日时的南京。

因着税吏和法利赛人的对比,耶稣曾经讲过这样一个故事:
“有两个人上殿里去祷告:一个是法利赛人,一个是税吏。法利赛人站著,自言自语地祷告说:‘ 神啊,我感谢你,我不像别人勒索、不义、奸淫,也不像这个税吏。我一个礼拜禁食两次,凡我所得的都捐上十分之一。’那税吏远远地站著,连举目望天也不敢,只捶著胸说:‘ 神啊,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我告诉你们:这人回家去比那人倒算为义了。因为凡自高的,必降为卑;自卑的,必升为高。”(路加福音18:10-14)

然后是各种的视觉元素,张艺谋钟情和擅长的,譬如教堂的那面彩色玻璃窗,纸铺被炸得漫天飞舞的彩纸,清纯的女学生和妖艳的十三钗,再用声光电把它们糅合在一起。

这些女学生们开始正像法利赛人一样自以为义,而妓女们正像税吏一样自以为卑。这两群人在教堂里自然是冲突不断。然而,通过这些冲突,两群人也在慢慢了解着。直到日本人露出真相,要这些女学生们去为他们唱歌的时候,妓女们才像圣经中的税吏一样,表现出她们敢做敢为敢牺牲的一面,这时教会的女学生才认识到这些妓女们的真正的内心,并向她们承认了自己的错看——是的,凡自高的,必降为卑;自卑的,必升为高。

如果太注重视觉的表达,就势必导致内容的削弱,就像很多好莱坞的大片,与声光电相对应的大都是一个老套的故事。如果在我们广告行业里,一个ART
BASE的创意总监,常常会在策略和文案方面比较弱。所以故事的欠缺性对张艺谋来说也算正常,一方面他的注意力都在视觉上,另一方面就算他想关注,可是以他的基础和修为很难提升到那个高度。

当然,这是人的救法。妓女们再怎么牺牲,她们也不过是罪人而已,她们只能在肉体上拯救那些女学生们,拯救灵魂的事情就无能为力了。

《金陵十三钗》在故事上依旧有些不足,电影的过程应该是在演绎,为何烟花女子会情愿去替清纯女生赴死。没有读过严歌苓的原著,网上翻了翻大致的情节介绍,发现张艺谋的电影做了些许的改编,用一个洋“二流子”替换了依然活着的神父,把几个伤兵换成了一个狙击手,大家闺秀没有了。我想,也许张艺谋没有拍出,原著中是什么改变风尘女们心灵变化的真正缘由。换句话说,他在视觉上的铺陈,削弱了思想上的积淀。我想,这部电影如果让陈凯歌来导,是不是会真正震撼些呢?

在神面前,我们其实都是一样的,不管是妓女还是学生,不管是中国人、日本人还是美国人,不管是汉奸,还是军人,我们从灵魂的本质上看,都是一样的,都需要耶稣的救赎之恩——那才是真正的救赎——不仅拯救人的身体,也拯救人的灵魂。

《金陵十三钗》比较特别的是,整个故事的场景选在了一座教堂里,人物的组合是一个洋“二流子”,加上强烈反差的一群烟花女子和清纯女学生。那么,教堂象征着什么呢?那个美国殡葬师,以及烟花女子和女学生,还有神父的养子,国军的狙击手,那个汉奸,他们都代表着什么呢?

可惜啊,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些人天天在十字架下奔跑,在教堂中间穿梭,为得不着拯救而绝望,却从未想到真正的拯救就在身边。

电影的结局更是耐人寻味。为什么一定是烟花女子们慷慨赴死,才让女学生们获得生机?——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武力是徒劳的,只有在神的保佑下,在美国人的帮助下,在汉奸的内应下,在情色的奉献下,才能挽救我们美好的未来?

主耶和华说:“日子将到,

最后我想说的就是这个“十三”了。在西方文化里,十三是个非常不吉利的数字。在中国江浙一带,十三又代表着愚笨痴呆之意。所以从影片名字来看,一方面预示着风尘女们悲剧的结局;但也可以理解为,她们这种甘愿送死的呆傻行为,却从反面的角度,映射出那些烟花女子,让人们肃然起敬的人性的光辉。

我必命饥荒降在地上。

人饥饿非因无饼,干渴非因无水,

乃因不听耶和华的话。

他们必飘流,从这海到那海,

从北边到东边,往来奔跑

寻求耶和华的话,却寻不着。

(阿摩司书8:11-12)

所以,朋友们啊,当趁着耶稣还可寻找的时候去寻求他,不要等到那个寻不到的日子,那就是真正的绝望了。

更可惜的是,整部电影也像电影里那些慌乱的人们一样,在十字架下奔跑,在教堂中穿梭,却迷失了自己的灵魂。所有美好的主题都是浅尝辄止,停留在表面上,没有发掘出里面震撼人心的真正意义。只剩下教堂中碎裂一地的彩色玻璃,徒有形式而无实质性内容。

整部电影,就像电影院里为宣传摆出的纸板人一样,看着很逼真,走进就会发现是假的、死的、没活力的。

作为一个曾经参与过电影拍摄的观众,我深深知道拍摄电影的甘苦,当导演是很不容易的,但这不是借口,张艺谋作为现在中国导演的头牌,名气越来越响,权力越来越大,钱越来越多,但他的社会责任感、活力和真诚却慢慢走向一个死胡同——真正的张艺谋啊,回来吧!

最后给一点儿电影技巧上的意见:其实,电影不用拍这么长,故事叙述和剪辑太拖沓,完全可以缩短半小时,这样电影会更有活力一些;此外,我在纳闷,既然花那么多钱,为什么不做几个南京城中炮火闪闪的大全景镜头呢?这样电影一下子会增添许多大气。

标签:,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