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金宝搏 188金宝搏 这不是推理剧是玄幻,哭泣的拳头

这不是推理剧是玄幻,哭泣的拳头

开始还行越到后面就完了,推理剧要的就是严谨,有一两个漏洞就有瑕疵,这个干脆就是筛子了,大洞套小洞。就连主线都有漏洞推理剧精髓都毁了,李丰田必须是神才能解释的通,他杀人能拿尸体瞬移到火葬场吗,影片明确表示了他没有私家车(他正式职业是火化工也没财力),他怎么带尸体转回火葬场的,满街摄像头看不见他,火葬场怎么就没其他人了,那里明说那个600万人大城市,火葬场天天能闲吗。而且一直哈松市火葬场上班,骆闻妻女二人还在绥河市怎么也当地炼了还是瞬移回哈松火葬场了。还有影响主线郭羽要跑躲在网吧,李丰田怎么找到他的,他怎么知道躲他网吧了,再说600万人的城市多少网吧,其他的洞就更多了,这是严谨的推理正剧,剧本能这样简直差劲。还有说很优酷白夜追凶的,真的不是一个级别段位的

看到中段时一直不明白作者把郭羽这个人物塑造成SB的意义是什么——难道只是为了推进剧情,引出黄毛被杀一案么?那在ATM疯狂取老火的钱是啥伏笔?同时也为主题歌是为李丰田写的而困惑不解。直到后期黑化的郭羽喊出“我知道你们都瞧不起我”才明白,郭羽不过是李丰田的前传,是“卑微的选择,血与骨在听”,是卑微人在生活嘲笑下挥舞起“哭泣的拳头”,去伤害同样苦难与善良的他人,主题歌是李丰田在唱,也是郭羽在唱,软弱与恐惧并不是善良的近义词,它们也可能通向无底的深渊;而严良也差点成了骆闻的前传,将自己的丧“子”之痛带入到了案件的侦破中,开始试图采用法外之力解决问题。
188金宝搏,全剧的关键并不是推理,不然也不会让两代雪人的正面这么早地露馅,各个环节中不严谨与漏洞也不少(比如无敌状态的两代雪人、尸体蒸发如儿戏、纸糊的黄毛、无人问津的老金之死、莫名其妙的朱福来之死等);但这些并未掩盖全剧鲜活的颜色,它的核心还是在塑造强烈的矛盾冲突,探索在被生活狠狠嘲笑过之后,什么才是真正的坚强:严良,当警察却包庇罪犯,离了两次婚,间接导致被监护人冬子死亡,两代雪人案上几乎一无所获;骆闻,当法医时虽一丝不苟,甚至痛斥并揭露严良的违法行为,但在妻女被害、投诉无门、自己也未能查证出真凶时,选择了向第三方施害,先后残杀四人(先前两人到底有多坏不可知,但以孙红运、张兵(以及未遂的黄毛)之恶,都不及死罪),以彼非善类为由加以谋害还言辞凿凿,无怪郭羽不满;李丰田,神婆的私生子、火葬场职工,谈了个恋爱、老婆却舍他而去(注意,按照郭羽的黑化是在朱慧如准备离他而去时启动来分析,李丰田哭泣的拳头应该也是由此启动的),好不容易找到时,儿子已经成了杀人犯,母子因阳台藏尸案曝光而先后离世;朱慧如,先是当孙红运的小三,后相信郭羽的蠢话找完全不熟悉的黑道解决砂锅店归属问题并错手杀死黄毛,发现骆闻真相后不报警,与害兄仇人共同生活却毫无察觉;郭羽,开始看不起老金的市侩,却一遇到问题先想通过黑道解决,在朱慧如杀死黄毛后一力掩盖,偷取老火的钱,帮助李丰田对付骆闻,骗朱福来自杀顶罪,开律所后走上老金的老路。
其实不仅他们,我们谁没被生活嘲笑过呢,谁没做过背叛初衷的蠢事呢?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坚强地从中走出来、承认自己的过错、翻开人生新的一页。现实中的罪案,还是大概率能找到证据的,心中的罪(比如郭羽致骆闻与朱福来之死)呢,那才是真正的“无证之罪”,也只有我们心中那一点善之微光才能照亮了。很庆幸,作为郭羽和骆闻的背面,朱慧如、严良都找到了这一点光。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奔跑的不锈钢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铁魔at昆仑界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标签:,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