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金宝搏 188金宝搏 原来你生来就属于天际,一个惊艳了时光

原来你生来就属于天际,一个惊艳了时光



鼓点停歇,炫目的舞台上,你眼波流转,环佩叮当,珠光璀璨,都不及你嘴角泛起的平静笑容。幕下的我们,眼底婉转着你的泪,良久,泪痕清晰了脸庞。。。。。。
如果小豆子没有被母亲“阉割”掉那一节小指,现在又会是什么样的人生呢,做个旧中国最平凡的人,取个能干的媳妇生两房儿女,为生计而奔波?可是没有如果,那一节小指就宣布了他的人生的不同,平凡命运的缺失,于是他把师哥当成了被母亲阉割掉的幸福,贪恋着,现实是残酷的,糖葫芦的悲剧让小豆子把自己不顾一切的丢在了霸王与虞姬的故事里,哪怕是失去了自我,他想就让自己这样沉沦下去吧,可是命运的大戏才刚刚开始。
被太监欺辱后的蝶衣捡到了小四,这时在命运的悲剧又一次出现时,他又一次的找到了救命稻草,当然还有一把宝剑,为师哥,为戏,自己早就置之度外了,这是何等的勇气呢,至少台上还是他的虞姬,他的霸王。可是世事终不由他。
菊仙出现了,这个把自己前半生青春阉割掉的女人,像娜拉一样追求自己的幸福,无可厚非,可却打破了另一个人编织的美丽梦境,那就需要玉石俱焚的勇气。当蝶衣通过再一次地放弃自己把剑丢到师哥的怀里的时候,决绝的分手,师哥的愤怒与不快怎抵得蝶衣心底的那道天裂。
霸王气短,虞姬已死。
蝶衣孤单地在戏里成为了贵妃,成为了崔莺莺,成了绝代风华。心里期盼的霸王是否已然东去?他没有死心,因为在他心里,没有了霸王,虞姬根本就不存在,自己又有什么存在的价值呢?姹紫嫣红,断壁残垣,才子佳人,帝王将相,在瑰丽的美梦里哪管周遭已经风云际会,世事轮回了。
霸王也需要虞姬来营救了。
给日本人的游园惊梦那么惊艳,美到窒息。只因为戏者心里的鉴定信念和破镜重圆的憧憬,然而到最后一切都是徒劳。唾液的腥臭味还没有退去,霸王和虞姬的戏码又登场了,生活在继续,戏始终是要唱的。
当东方渐红的时候,戏戛然而止。一个霸王却有了两个虞姬,其实虞姬始终没有变,只是霸王早不是当年那个英雄了,何止气短!太庙前已经癫狂的人群让这场命运的纠结做了了断,蝶衣如大梦初醒,想那霸王竟不如袁四爷,不如青木,不如。。。。。。菊仙!
然而爱如惯性一般,难以抽离,他牵筋带骨。还是那把剑,结束了一切,庄周梦蝶,也许蝶衣一直是清醒的,只是我们在梦中。。。。

188金宝搏 1

四月,草长莺飞,想起你从二十四楼飞落前的表情,
188金宝搏,四月,拨绿抽新,想起你热情中的性感拉丁少年,
四月,往事并不如烟,
哥哥,温暖了岁月
蝶衣,惊艳了时光。

我对你仍有爱意,我对自己无能为力

昏暗幽深的过道里,墙壁已经老的发黄。一束恍惚的光线牵引着两个模糊的身影缓缓地穿过过道,走上了舞台的正中央。光开始变得清晰,那伟岸的霸王牵着虞姬伴随着曲拨乐响已经入戏,纤弱的女子微微皱眉低吟:自从我随大王东征西站,受风霜劳碌年复年年……

往事不要再提了,如今我们站在这光明的舞台上,你是霸王,我是虞姬。你看我如花容颜可曾在离别中失色,你看我灵动的眉眼可曾因岁月蒙尘。师兄啊,霸王啊,就让我跟你好好唱一辈子戏吧,把这出死别的痛楚唱出几千年几万年的韵味,唱断人生几千里几万里的风雨……

188金宝搏 2

母子别离

那是一个出生在妓院的无名孩子,母亲在走投无路之下将他送到了梨园行。母亲拥着被包裹的严实的孩子快速地穿行在老胡同里,“磨剪子来,戗菜刀”,这一声喊叫似乎预示着,踏进了梨园行,便注定他终生逃不掉的被阉割的宿命。手眼身发步,兰花醉人美。“娘,手冷,水都冻成冰了。”手指,是凸起物,也是男性的象征,当母亲突发念想狠心剁掉孩子的手指时,便是亲手将孩子送上了阉割的第一步。六指的小生被切去一指从此也便成了花旦。

妓院里的无名孩子不见了,梨园行里从此多了一个小豆子。

对于自己的身份,小豆子犹疑迷茫。他只知道自己留了下来,娘走了。她生下他,但她却卖了他,却说为了他好。爱有多深,恨有多浓,当他人嘲讽道:哪来的野种,滚回你的窑子里去时,对娘万千般复杂的感情此刻凝固为一股浓浓的恨意在心里从此生了根。是师哥用被子温暖了这颗冰冷的心,也是师哥冰天雪地里的那一跪还原了这颗温柔的心。

188金宝搏 3

人终究得自个儿成全自个儿

那爷说男怕夜奔,女怕思凡,小豆子挺起了男儿身努念道:小女子年方二八,正青春被师傅削去了头发,他固执的为自己的性别做出最后的挣扎,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是师哥手中红烫的烟枪结束了他的犹豫和幻想。坚硬凸起的烟枪,象征着男性的生殖器。嘴巴则是女性的象征。当师哥将烟枪塞进小豆子的口中,再加上嘴角流出的鲜血,活似一幅男性破处之图。小豆子双眼朦胧,而后坚定地念唱:小女子年方二八,正青春被师傅削去了头发。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为何腰系黄绦,身穿直裰,见人家夫妻们洒落……从此,小豆子一方面以女性的身份臣服于以师哥为代表的男权世界,另一方面以虞姬的身份臣服于有霸王参与的京剧事业。而这精神的彻底阉割完全是由师哥一个人主导完成。

如果说是师哥将小豆子从精神上完全阉割为女性的话,那么张公公则是从肉体上将小豆子彻底转变为女性。捡来的小男孩是小豆子男儿郎生命的延续,从此他便以女娇娥的身份活在世间。那句“磨剪子来,戗菜刀”的叫声适时出现,表示小豆子的性别阉割最终完成。

188金宝搏 4

蝶衣与小楼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再听到冰糖葫芦的叫声时,小豆子已完成小赖子的夙愿,变身为京城第一名角儿程蝶衣。身边的位置来回变换,唯一不会缺席的就是他的师哥段小楼。

188金宝搏 5

人生在世如春梦

倘若不是菊仙的出现,蝶衣不会明白自己对师哥的爱有多深切。他恨菊仙抢走了自己的霸王,更恨菊仙那和母亲一样的妓女的出身。菊仙既是蝶衣的情敌,又是蝶衣母亲身份的延续。他用近乎疯狂的自虐的方式反抗着师哥和菊仙的婚姻,大雨磅礴的成亲之夜,蝶衣委身于袁四爷,通过毁灭自己的方式换来那把许过送给师哥的宝剑。只是小楼忘记了,蝶衣却记得。尤其那句:“要是当年霸王有这把剑,你早就是正宫娘娘了。”

188金宝搏 6

心如死灰

蝶衣问过小楼,虞姬是怎么死的?小楼气急败坏地说他不疯魔不成话。小楼果真不懂蝶衣。一个人,一把火,疑幻疑真,蝶衣烧了所有的戏服,动作优雅。如果是真虞姬,也不过如此,行头毁于一旦,瞬即成灰,形容枯槁,永难缀拾。

188金宝搏 7

蝶衣是戏里的菊仙,菊仙是戏外的蝶衣

最懂蝶衣心的不是小楼,而是菊仙。他犯毒瘾时,疯了似的砸完东西平静下来喃喃自语道:娘,我冷,水都结冰了。蝶衣如此可怜脆弱的样子,是菊仙不曾见过的。她疯狂地抓来所有的衣物,心疼的将蝶衣紧紧地抱在怀里。眼角的两行泪洗涮了以往所有的隔膜,从那之后的菊仙,换了一双凝望的目光,开始小心翼翼地抚慰那颗柔软的心。

188金宝搏 8

一段情缘镜花水月

人性是耐不住考验的。文革中的小楼,没有扛得住魑魅魍魉、姹紫嫣红们的迫害,出卖了蝶衣,出卖了菊仙,出卖了灵魂,出卖了全世界最爱他的两个人。蝶衣将这所有的怨气归结于菊仙,声嘶力竭的揭露菊仙心里隐藏的伤疤。她如此心寒,却一言不发捡起那把宝剑,用衣服擦拭干净后放在狼狈的蝶衣的面前,张开嘴却什么也没说出来。风姿绰约的她,自己赎身,又以一袭红衣、一匹绸缎自己了断。洗尽了铅华,到头来,不过还是婊子。

楚霸王都跪下求饶了,那这京戏它能不亡吗?

小楼,戏里你辜负了蝶衣,戏外你对不起菊仙。你终究不是他的霸王,你终究是向世界低了头。

汉兵已略地,四面楚歌声。君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

188金宝搏 9

君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

从此,暑去寒来春复秋,伤心处,别时路。一别竟是十一年。

小楼说:蝶衣,小尼姑年方二八。

蝶衣匆忙接道:正青春被师傅削去了头发。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

小楼笑道:错了,你又错了。

就是那刹那间,蝶衣猛然醒悟了。在尝尽人间苦涩,受尽世间铅华后,他终于体会到那藏在潜意识里的自我还活着。他用尽大半生的力气,在模糊的自我的世界里跌跌撞撞,拥抱着自我,却又始终看不清自我。蝶衣藏起眼神里的忧伤,呢喃道: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现如今,他醒悟,却为时已晚。

188金宝搏 10

我本是男儿郎

你是霸王,我是虞姬。你英雄末路悲歌长叹,我从一而终至死不渝。你绕住我的裙裾,我握住你的剑柄。这当下,我颤颤的唱着,你慢慢的和着。我守住了誓言,为你拔剑自刎,从一而终。

一声蝶衣,包含了多少的苍凉。

一声小豆子,心死如灰。

188金宝搏 11

将往事留在风中

标签:,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